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夜探江西武功山,除了美景还碰到了让我终生难忘的事

2023-06-07 11:22:52 339

摘要: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,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有钱有时间也有更多的业余爱好。有人玩车、有人玩钓鱼、有人玩摄影、也有人钟情于户外运动。虽然我不是纯粹的玩家,但我也是有齐全装备,曾经到处徒步、露营的户外爱好者之一。武功山,天上草原、人间仙境,被誉为初...

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,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有钱有时间也有更多的业余爱好。有人玩车、有人玩钓鱼、有人玩摄影、也有人钟情于户外运动。虽然我不是纯粹的玩家,但我也是有齐全装备,曾经到处徒步、露营的户外爱好者之一。武功山,天上草原、人间仙境,被誉为初级户外爱好者必须去的朝圣地之一,我却由于种种原因迟迟未能如愿。此次江西之行,终于征服了我梦寐已久的武功山,然而这个过程却让我终生难忘,或许这就是缘份。

武功山,原名罗霄山,三国时期就有道人在此开设道场,晋代时一对四川的武氏夫妇在此修炼,而得名“武公山”。明朝嘉靖皇帝朱厚熜派御史进御香于三天门,明代著名旅行家徐霞客写下的“千峰嵯峨碧玉簪,五岭堪比武功山”诗句,“武功山”之名从此取代其它各种名称而流传千古。(2015年5月拍摄于江西武功山。)

武功山位于江西省中西部,主山脉绵延120多公里,地跨江西省萍乡市、吉安市、宜春市,总面积达970平方千米。由于当天拍摄任务安排很紧,我们到达武功山下时已是下午6点。当我看到它的第一眼时,内心是心潮澎湃,因为我要夜行上山去征服梦寐已久的武功山。

水、干粮、手电、拍摄器材都准备就绪,由于是夜行上山,当然我们还需要一位专业的向导。浩浩荡荡的大部队,在一阵阵欢声笑语中出发了。一盏盏摇晃的手电筒,在这乌黑的山路上连成了一条闪烁的长龙。此刻漆黑的武功山,不仅看不到风景,也看不到远处那一条条艰危的山路,而我们只有不停的走不停的爬,在看不到眼前的困难时,人反而会变的坦然,更加的无惧。

在无数次山峦的起起落落后,我终于依稀看到眼前的连绵的高山草甸,一股股云雾从我们人群中穿行而过,而我们如同是天上的神仙一般。一阵阵山风刮过,让我在这个夏初的五月,感受到了初冬的寒意,除了穿上厚外套,还戴起了帽子。景色很震撼,但走了几个小时山路的我们已经没有出发时的兴奋,一个个已经步履艰难。“加油往前走,翻过金顶就到我们今天的住宿地了。”远处传来导游的呼喊声。

终于从金顶往下,在弯弯扭扭的山路上走了无数台阶后,我们来到了今天的休息酒店。原本我们打算住帐篷,但考虑到夜行后大家已经非常的疲惫,而且一身臭汗,所以还是决定住酒店。武功山经过多年的建设,山上的设施设备已经非常的完善。除了有户外爱好的露营场地,还可以租赁适合普通游客体验的露营设备,当然还有山顶酒店。

酒店房间比我想象的要舒适,至少没有大多山顶酒店的那股让人讨厌的霉味。在酒店餐厅用完简餐后,已是晚上11点,又累又困的我躺上床上不想再动,但还是坚持洗个澡再睡。

卫生间各种洗漱用品一应俱全,只是用热水会限量,每个房间有四张热水卡,每张10分钟,用完就没有热水了,不过40分钟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用了。洗完澡美美的睡一觉,明早起来拍日出。然而才睡一会可怕的事发生,这是我行走在外这么多年第一碰到。肚子里一阵阵的恶心,把我从睡梦中拉醒,我赶忙跑进厕所,在胃里一顿翻滚后,我吐了,而且是狂吐,奇怪的是肚子并没有一丝的痛。处理完后,也没多想,倒头又睡,此时是晚上12点半。

然而这仅仅是才是恶梦的开始,这一晚我就来回于卧室与卫生间,除了吐还开始拉肚子,整整一个晚上几乎没能安心睡一会。凌晨四点半,当我吐完最后一波时,今天的日初时间就要到了,没怎么梳洗,背上拍摄装备,带上一瓶热水,就出了酒店的门,直奔金顶。此时天微微亮,依稀能看清武功山的大至轮廓,远处密云中露出一点鱼肚白,也许今天看不到日出,但来了总想上去碰碰运气。

正如鲁迅先生所说,世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。在金顶下面的草甸中,除几条石板路,还被人走出无数条近道小路。而此时的我已经没有更多的力气走大路,只能沿着小道而上。然而没爬几米,却已是气喘吁吁,浑身冒冷汗,感觉步履艰难。

江西是中国革命的重要根据地,这一刻我仿佛感受到了长征路上的艰辛。在走走停停半小时后,只爬到金顶一半的路程,而我仿佛要在这一刻倒下,出现了人生从未有过的绝望与无助。此时眼前这张冰冷的水泥凳子,给了我希望,一屁股坐了下去,感觉我再也不想站起来。

武功山的天比孩子的脸变得还快,原本以为能出太阳的,没想它却下起了雨,这对于我来说是雪上加霜。此时一波波的游客穿着雨披打着伞往金顶赶,也许有没有日出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们在金顶等待日出的那份心情。

沿路的休息平台上扎满了驴友的帐篷,时而有人从里面探出脑袋来看看外面的天气,看到在下雨,他们又缩回帐篷中继续大睡。

金顶就在眼前,也就几步之遥,然而拖着极度疲乏且脱水严重的身体,再加上日初无望的困境,让我再无一点力气与勇气往上爬,也许这就是我与武功山的缘份。

当我艰难的挪移到酒店里,远处的密云微微有些散去,或许太阳会在下一秒露脸。然而我的身体已经不允许我多作停留,当面对身体困境时,美景或许已是身外物,而我绝然选择了回酒店休息,此时是早晨6.30,离我们8点出发还能睡一个半小时。(未完待续,看我如何从武功山上下来。)作者简介:寒残一叶,摄影师、旅行家、自媒体人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